北京非常时期的非常宝贝出生记(一)

非典 2006-07-07 我要评论 我要提问 进入育儿论坛

文/春添妈妈

2003年4月7日明天就要在家正式休产假了,今天是上班的最后一天。我们公司上下都领到了3M的防浮尘口罩,非典就这样静悄悄的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。因为我是last working day,而且确实身体也有些吃不消。下午3点后,我就开始楼上楼下的找好友聊天,让她们等我的好消息。然后又去地下一层的华润超市买了些自己爱吃的东西,然后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边等着老公来接我下班,边盘算着怎么安排这生宝宝之前的大好时光。

4月11日老公陪我去协和医院做检查,因为已经是孕晚期,我对检查的流程已经驾轻就熟,健步如飞的奔走在医院里。吓得老公直说,慢点慢点,咱们不急。其实我只是不喜欢医院里的气氛,直想快快查完回家休息。

在等待检查的时间里我突然发现医院跟平常我来的感觉不一样了,医生护士都通通的带着口罩,好多准妈妈,也是带着口罩只露两只眼睛。“难道非典真的在北京蔓延了么?那我怎么生孩子呀?但愿大家只是太紧张,没有那么可怕。”我的脑袋里疯狂的想着各种问题。其实我不惜命,要是以前,我也许就顺其自然,不带口罩也无所谓了。但是,这时候肚子里的宝宝踢了我一脚,让我记起了他的存在,只好在很燥热的诊室里也戴上了口罩。

4月初的北京,天气已经开始暖暖的了,轮到我就诊时,我已经满头是汗了。边旭明大夫,看了我的围产档案,听了胎心,量了腹围,就给我开了住院单。对我说等电话通知你来住院。“那我能自己生么?”我问。因为从怀孕后,我就期待着可以自己生个健康漂亮的宝宝,最好不用剖腹产

边大夫个着厚厚的口罩面无表情地对我说,“以我的经验,你的身体条件不好,骨盆狭窄,产道狭小,自己可能生不下来。但具体情况还要到住院部合完骨盆再说,就是重新测一下骨盆值。”我就这样拿着边大夫开的住院单,像拿着判决书似的走出了门诊室。“怎么了,怎么了”老公看我这木木的表情,紧张的迎上来问。我把住院单递给他说“边大夫让我住院。”

“啊?!”老公被吓了一跳,“要生了?那该怎么办呀?”

“急什么,不是今天住院,是等电话通知,应该就是下周一、二了,我可能要剖腹产,怎么办呀?边大夫说我的身体条件不够好。”我拉着老公的手,想从他那里找些安慰,可是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兴奋、紧张。

“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妈妈,问问她。”老公自言自语,又喜滋滋要拨手机,“我这就快当爸爸了,哎呀,这么突然呀,心理还没准备好呢!”

我阻止了老公打电话,“过一会儿就到家了,别打电话了。“我的心很乱,想静一静,对宝宝的期盼、对告别大肚妈妈生活的失落、对手术的恐惧、对非典的不安……无数情绪充斥我心,真是理还乱。(其实我不知道,这离我见到我的春添宝贝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!)

4月15日这天是星期二,天有些阴沉,昨天晚上接到协和医院的电话,让我今天来办住院手术。早上和老公起得很晚,一边看连续剧”孝庄秘史”,一边再重新整理整理住院包,然后又和老公去吃了我最喜欢的吉野家,我才不情愿的晃着我的大肚肚,向医院走去。近来对非典的报道越来越多,全北京城也陷入了异常恐慌的状态。我想要不是我挺着个大肚子,出租司机一定会拒载的。

到了住院部,老公去办手续了。因为7层没有空房间,我被护士安排在待产室,好久老公才回来,拿来了我的饭卡和病号服,还没来得及再跟老公吻别呢,老公就被护士们支出去了。

“对不起,现在是非常时期,为了避免交叉感染,不允许探视。”听了这话,我好像是个没人要的多余的人,特无辜、特无助,可是也没办法呀?谁让我们母子赶巧这一非常时期呢!

我刚住进待产室,里面有3个产妇,有的输着液,有的自己躺着,谁也不跟谁说话,过了一会儿我才从医生护士的谈话中了解到她们3个人都已经有宫缩了,有的开了3指,有的开了1指,还有1个快开5指了。那气氛真的很压抑,让我不舒服。

这时一个小护士来给我做备皮,指挥着我“脱裤子、往床边上靠靠,我够不着……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却还是被她弄破了几个小伤口,最后用水一冲的时候,沙疼沙疼的。不一会儿,查房医生看了我的病例,让我搬到楼下7层住,在护士帮我拿着包往楼下走的路上我问,7层可以探视么?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我差点欢呼出声来!

但是当天晚上我突然知道,我的预产期会延时至5月2日,而不是最初算的4月16日,所以也许我会再回家休息几天。不过出院之前医生会再帮我合一下骨盆值,最后确定我是否一定要选择剖腹产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兴奋得睡不着觉,就等着老公来明天来接我,办出院手续。

因为现在重点防非典了,测体温、开窗通风、定时喷撒消毒药水,每天几遍的用消毒药水拖地,弄得我心慌慌乱,真是想赶快回家,有老公在的地方我才会安心。才在医院住了一天,我觉得北京城里的车少多了,长安街上空荡荡的,路上我和老公说着医院防非典的一些举措和我的见闻,时不时地出租司机也插上几句。这次回家后,我接到了妈妈、奶奶的电话,让我没事儿别出门了,勤洗手、开窗通风、现在街上很危险,要是我被传染上非典,大人宝宝都不好办了。我终于不得不相信,非典真的就这样来了,我该怎么办呀?!我的心情就在这时糟透了,低头不语的把从医院里带回来的包里里外外清洁了好几遍。

之后,老公不上班了,在家陪着我。我就在除了等待春添宝贝的来临,好像已经没什么事情可做了。休假前的计划单,也因为非典停滞了。从来不看新闻的我,现在每天都盯着北京新闻,看今天的非典疑似病例、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,盼望着在我生宝宝前,那个数字可以降下来,哪怕只降几个也好呀。可是每天的数字都是以百位来计算的,要当妈妈的喜悦,早就被恐慌所取代了。

每次走在街上,眼前都是带口罩的男男女女,我的大肚子已经在人群中很突兀了(现在街上很少看见孕妇),而又和老公都不带口罩,更在人群中显得特殊。每次出去回来,就无数遍的洗手,然后再反省,这次出去应该带口罩的,为什么不带呀,要是被传染上了,怎么办?特别神经质。幸亏老公陪在我身边,可以为我解闷,让我开心,不然当时的我真的是快郁闷死了。

4月28日街上的人越发少了,连出租车都很少见了。这几天非典的死亡病例就已经达到上百了。终于被协和医院住院处通知,我的骨盆值不够自己生的标准,产道狭窄,骨盆狭小。现在孕周已经够了,让我住院。

风吹着柳絮飘到鼻子里都痒痒的,终于看到一辆出租车,但听说我们要去协和医院,便有礼貌的请我们下车了,只好站在路边再等。近3天,春添在我的肚子里也很不安分,总是淘气得让我感觉有些坠坠的疼,像是每次的痛经(后来医生告诉我,这就是假宫缩)。以至于老公每晚都要起来帮我揉肚子,才能缓解那种疼。

终于坐上车了,我靠在老公的怀里,有种说不出的悲壮,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了,我轻声问 “老公,要使我手术大出血,怎么办?要是我死了,你和宝宝怎么办?”老公拉着我的手说“傻瓜,医生到时候会问保孩子还是保大人的,协和的医生不会让你有事的”,我的眼睛湿润了, 不敢看他,却又往他怀里靠了靠。抚摸着肚子里的春添,“添添,我们会平安回家的。”这句话不知是说给宝宝听的,还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继续

网友评论

精彩推荐
有了娃情人节过吗?
有了娃情人节过吗?

详细

湿疹的幕后凶手是它?
湿疹的幕后凶手是它?

宝宝出生的前一年最困扰妈妈们的问题是虾米?永远睡不够?一直在...详细

本周热门
养个女儿,才知道你就是我想要的丫头

喜欢被人宠溺地叫着"傻丫头"。因为傻丫头,招人疼。就像这个叫Aries的小姑娘一样。详细

冬春交替七种过敏源要远离

过敏,是指人体接触到本来对人体无害的物质(食物或空气的过敏原),导致人体产生一些化学物质,而引发不寻常的免疫性炎症反应,对人体造成伤害,这种反应称为过敏。详细

日本人妻鼓励丈夫找小三?

在对待老公找小三一事,日本女人的所作所为让中国女人无法理解。是什么原因让日本女人对男人找小三视而不见呢?详细

育儿热词

精彩推荐
欲备孕,告别这四种心理!欲备孕,告别这四种心理! 十一后BB不愿去幼儿园?十一后BB不愿去幼儿园? 十一出游,关注宝宝安全!十一出游,关注宝宝安全! 女人最美的生活姿态女人最美的生活姿态 如何教宝宝学说话?如何教宝宝学说话? 孩子不听话?谁的错?孩子不听话?谁的错? 6个月BB秋季营养辅食6个月BB秋季营养辅食 伤害宝宝乳牙的5个坏习惯伤害宝宝乳牙的5个坏习惯 孕妈不要在室内养这些花草孕妈不要在室内养这些花草 注意!别触碰孩子的底线注意!别触碰孩子的底线 秋天吃什么东西对皮肤好?秋天吃什么东西对皮肤好? 女人最需要男人的6个时刻女人最需要男人的6个时刻